“摩托骑士”向重庆山火逆行:来自各行各业运送物资和灭火设备

“摩托骑士”向重庆山火逆行:来自各行各业运送物资和灭火设备

8月24日,重庆市应急管理局官微通报称,重庆涪陵、开州、万州山火已基本扑灭,大足、铜梁山火总体可控,巴南界石火场东、西线时,北碚缙云山山火已燃烧近60小时,目前仍在扑救。

这些天,一批又一批有救灾经验和能力的志愿者陆续加入,而最引人关注的,是重庆的一批“摩托骑士”。在摩托车发动机的轰鸣声中,持续干旱的尘土扬起,几百辆摩托车志愿者队伍成为主力军,背着背篓,多日活跃在救援一线,分批运送物资和灭火设备。

8月22日早上,资深摩托车骑友“二馒头”接到了重庆交通巡警的电话。电话里,对方叫他帮忙骑摩托车到北碚运输物资。8月21日22时30分许,重庆北碚区歇马街道虎头村凹儿坪发生了火情。当晚,救援物资源源不断运输到山下的“人和水库”。歇马街道到人和水库物资集结点有一段两三公里的乡间窄路,大型车辆不容易通行,借助摩托车运输物资成为紧急之策。

挂了电话,“二馒头”随即在摩友群里发布了北碚山火的视频,“想试试看叫不叫得到人”。出乎“二馒头”意料的是,“一个小时左右,虎头村就陆陆续续来了五百多辆摩托车”。

8月22日起,许多征集越野摩托车运送物资的消息开始在重庆各大群内转发。22日中午,从事出入境工作的30岁摩托车爱好者“二胡”在摩友群里看到了消息。当天下午4点,他与朋友们一起开着摩托车前往北碚歇马。因摩托车不能走内环高速,且较多区域和街道因近期疫情被封锁,40公里的路程,“二胡”和朋友们开了一个多小时到达。一下车,“二胡”发现,灭火点附近已有几百辆摩托车,此外,还有许多志愿者和其他爱心人士自发前往提供援助。

“最开始我们送的是灭火器,一般一车拉个七八个灭火器,第二就是洋铲、砍刀,能送上去都送,吃的喝的全都有。送上去过后就拉人下来。” “二胡”告诉记者,上山时,摩托车一般用来运送物资,下山时就运输换班的救援人员。“因为灭火的人员是分批次的,比如说今天我做了18个小时,我就要撤下来休息,然后另外一批人上,基本上都处于不间断的情况。上山可能拉人也拉物质,下山也拉人。”

进山的路并不好走。“二胡”表示,每个山头的路况不一样,他所在的区域是一米宽的窄路,走一两公里路才能到林场。基本上前进都要靠摩托车往上冲,加上路面有很多碎石,非常容易摔倒。“山上的路不是水泥铺装了的,全是挖掘机刚挖出来的路,路特别窄也特别陡,还特别多泥。消防车上去过后,全是水和泥混合,泥浆特别厚也特别滑,基本上所有人都摔过,我都摔了好几次。”

到达现场后,“二胡”进行了近十次的来回运输,“距离短的可能来回20分钟,长的可能需要半个小时。很多人一整天都没睡,从早到晚晒得嗓子发哑,都说没事。”

在火场救灾时,所有人的齐心让“二胡”印象深刻,“大家都会相互理解,很团结很齐心,只想做一个事情,就是早点去灭火,你需要我做什么,我就是一个螺丝钉,我去做就好了。”

23日凌晨3点,在火场救援近11个小时后,“二胡”返程回家休整。回到家,“二胡”仍时刻关心着火场的情况,他得知,现场物资基本充足,但货车通行仍然困难。“24日需要草帽和手套用于开辟隔离带,晚上可能缺乏头灯等设备。”

“你是不是要去歇马?”8月23日上午9点多,两江新区某学校语文老师代兰兰在等红绿灯时,旁边一位外卖骑手大姐问她。在得到肯定回复后,大姐说,“走,一起!”23日上午,北碚区缙云山脚下的云山小学门口,已经有100多辆摩托车队正在待命。

23日中午,在九龙坡区开摩托车店的85后王晓臣也收到了可以骑车过去帮忙的消息。此前一天,他已经作为志愿者在火场砍树建隔离带。23日在救援群中看到可能需要骑越野摩托车上山的人,王晓臣立马和摩友们相约开着摩托车出发,在现场汇合,“这段时间重庆疫情也在管控,店里没什么事,火都在城边烧了,就想着过去帮一下忙。”

王晓臣从九龙坡开车出发,几十分钟到达北碚歇马的一个灭火点,并迅速投入了物资运输的工作。“当时现场火势不是很大,但所有人员需要在晚上撤离。”

由于山路陡峭,上山需要一定的技术,大部分的人只能到半山腰。王晓臣介绍,“上不去,我们就把物资卸在半山腰,接力中转,由技术好一点的车友骑到最上面去,或者再由志愿者从半山腰徒步提上去。”

由于时间紧迫,大部分物资按需随时运送。王晓臣告诉记者,其所在的灭火区是一个临时防火带,晚上火可能就会烧到那里,许多消防队员正驻守扑火。“上面的人有什么需求,下面运送物资的人就拿什么东西,不能随便拿。”

Leave a Reply